首页  |  党务公开  |  政府信息公开 |  机关文化  |  党建动态  |  普治之窗  |   律师服务  |  公证工作   >>
  法律援助  |  社区矫正  |  基层基础  |  司法风采
 欢迎光临河口区司法局,今天是 ,如需法律服务,请拨打0546-3662148。
近期更新
开局首季问大事...
学会减压 轻松工作和...
婚姻法...
健康生命...
杜月笙的悲喜人生-2...
河口区城镇职工医疗保...
中国最会玩的天才——...
开局首季问大事  
   股室讲座
 
 
开局首季问大事
时  间:2016.06.03                    
授课人:于跃辉
 
继《五问中国经济》《七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之后,“权威人士”再次现身《人民日报》。5月9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和二版刊登了权威人士专访《开局首季问大势》,指出了当前中国经济遇到的问题,并对诸多核心问题明确了政府的态度。这是继去年5月25日,今年1月4日之后,“神秘的”权威人士第三次接受访谈。该文章刊登于《人民日报》头版,与该报惯见的官样文章截然不同,评论风格有强烈个人色彩,以霸气侧露的话语风格,以及对全国各地区各部门下命令的语气,从而引起广泛的关注。                         在这篇文章中,该人士的意见与国务院正在施行的很多政策相违,对许多高官此前发表的意见也进行了反驳。
 
资本市场反应
一、股市
    5月9日,A股延续大幅调整,沪指开盘跌破2900点退守2800点,创业板指大跌3.55%。截至收盘,上证综指报9790.48点,跌幅3.07%,成交3109亿元;创业板指报2053.6点,跌幅3.055%。
二、期市
黑色系早盘快速跳水,引发商品重挫,螺纹钢、铁矿石、热卷、锰硅等4品种跌停。截至收盘,黑色系螺纹钢、、热卷、铁矿石跌停,焦炭暴跌6.91%,焦煤跌4.32,橡胶跌4.11%,沥青跌3.27%,棉花跌2. 21%。
三、股市
 
 
 
 
 
权威人士是谁
仅七周前,身为政治局7名常委之一的副总理张高丽向来自全球的企业高管表示,中国今年的经济将实现“开门红”,并要攻坚克难,踏入2017年就“海阔天空”。
谁会比国务院和副总理更“权威”?内地很多媒体分析称,《人民日报》过去引述过的“权威人士”一般都是直接参与决策的官员,如果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发改委主任、发改委分管宏观政策研究的副主任等级别的官员和专家。
媒体称,该文章引述的意见虽然未必直接出自国家最高领导人,但有一个人或符合“权威人士”身份,他就是刘鹤。刘鹤现为中共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也是发改委副主任。
这是《人民日报》第三次刊登此类以问答形式撰写的“权威人士”专访。同类文章首次于2015年5月发表,内容关于中国的经济情况。第二篇于2016如何1月刊出,受访者详细讨论了中国的“供应侧改革”。
2006年1月,《人民日报》海外版属下的微信号“侠客岛”张贴文章,称毛主席1940年代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批评蒋介石时,就曾以“权威人士”具名,以掩饰身份。即使那些文章未必由毛主席亲自撰写,也毫无疑问地代表了他本人的意见,甚至带有他的个人色彩和风格。
主要观点
     一、明确了经济未来L型增长的基调
1、给一季度经济复苏定性:靠老办法,不可持续,不值得欢呼。
2、列了9和风险点,顺序值得揣摩。一是把民营企业投资放在第一位,结合前面对走老路的否定,不难看出中央并不希望搞盲目的大刺激,既没有效率,又没有可持续性,什么时候民间投资起来了,才是健康的投资。二是明确把“房地产泡沫”列为一大风险,泡沫这词用的很重,尤其是从官方的口中说出来。三是把债市和非法集资放在最后,说明中央并不觉得风险很大,但事实上风险往往存在于被忽视的地方。
3、和1月份相比,多说了一句U型,实际上相当于明确了更长周期的经济预期,短期不可能刺激反弹,长期也不可能。
4、别想什么短期经济反转,也别想什么8%,近几年之内不可能,条件不允许,中央也不想这么干。
5、中央还是认为经济是有底的,这意味着数据如果好一些,政策力度就会减弱。
6、东北中西部地区、传统的三高、过剩行业,这些群体可能就是二八定律中被放弃的“二”,不要奢望政府来救你,中央说了,“也不是什么坏事”,不能“等、靠、要”,关键靠自己。
二、宏观调控不再搞大规模刺激
1、供给侧是主要矛盾,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须加强、必须作为主攻方向。需求侧起着为解决主要矛盾营造环境的作用,投资扩张只能适度,不能过度。
2、过去讲供给侧改革只说五大任务,并没有说清楚核心逻辑,这次提到的要素配置其实是个关键,要素市场化改革未来还是要搞,劳动力市场改革、金融改革、价格改革、土地改革等。
3、承认吧稳增长(加杠杆)和防风险(去杠杆)是矛盾的,然后明确指出去杠杆防风险更重要,意图安抚一季度以来的宽信用、加杠杆等需求侧刺激,平衡市场质疑。
4、长期刺激会有泡沫,到时货币政策更两难。现在还不算太两难,一不用太松,因为增长也下行不到哪去,二不能太紧,因为还要防风险。
5、过去老说货币政策要“疏通传导渠道”,要“支持实体经济”,提各种各样的要求,但现在很少提了,反而重新强调稳健,对于货币政策要继续观望,可能会出现重大转变。
三、股市、汇市、楼市将回归各自的功能定位
4月29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史无前例的专门谈股市、汇市、楼市、商品,这次又专门论述,可见高层现在对市场风险之空前关注。指出股市、汇市、楼市将回归各自的功能定位,指数涨跌不应在金融监管之列,不再作为保增长的手段。
1、股市
对于股市还是没有说“提高直接融资比例”,还是没有提“支持实体经济”,这个变化我们在4-29政治局会议后就出现了,过去强调股市的“发展”,要股市服务实体经济,服务稳增长,现在更重视股市的“健康”,股灾算是伤透了,以后先保证别出乱子再说。
2、汇市
汇率机制是近期最明显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变化,过去是“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不再一篮子货币,按照央行的说法,现在盯住的是“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汇率”,也就是说既要对一篮子稳定(实际有效汇率,影响贸易),又要兑美元稳定(双边汇率,影响资源流动)。最近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在贬值,对美元基本稳定,这是最好的搭配,但核心原因是美元指数下跌。如果美元指数上涨,央行的这两个目标之间实际上是有矛盾的。要么选择对一篮子保持稳定,对美元大幅贬值,要么是选择对美元保持稳定,对一篮子大幅升值。到时候出现前一种情景的可能性更大,因为维持对美元稳定的代价太大,老是消耗外汇储备也不是办法。
结论:双稳定是奢望,美元指数见底之后,对美元贬值仍是大概率事件。
3、楼市
第一要通过人的城镇化“去库存”;
第二是让有房者过度加杠杆不是办法(二套和二套以上房贷不能再松了),要让无房者有能力有条件去买房(首套房是方向)。强调差别化调控,地方为主体,这意味着过火的一线城市(比如深圳上海)肯定要收,其他城市库存还是很高,还是要松。
经济结构调整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是一场持久战。在这样的形势下,必须保持战略定力,多做标本兼治、重在治本的事情,避免用“大水漫灌”的扩张办法给经济打强心针,造成短期兴奋过后经济越来越糟。
结论:市场看的是短期效果,但政策不能太短期化,政策长期化需要顶层保持定。
各种政策,都要把控好“度”,既不过头,也防不及。在此反复举房地产的例子,表明中央对地产风险还是很关注的,这和近期地产政策降温非常吻合。
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主线,是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生命线”,输不起。
1、全球目前的确缺少撒切尔夫人和里根这样的政治家,中国相对来说是有制度优势的。
2、出台了部分降成本补短板的措施,承认去产能工作还不够,提到做减法不容易,和1月4号的杀气腾腾形成鲜明对比,表明去产能还是有很多现实困难,不会太冒进。
3、给必要的行政干预一个合理的理论解释,现有机制下,光靠市场去产能是行不通的,行政干预造成的问题可能还得靠行政干预来解决。对于本身没有行政干预、市场机制发挥较好的领域,就别再去指手画脚了,表明高层对建立真正的市场经济有了较深的认识。
4、不管用哪种手段,最终都是为了有效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这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须把握好的关键点。明确指出对于直接面向消费者的竞争性领域,以后行政干预和国企都会更多的退出,交给市场决定。
5、处置“僵尸企业”,该“断奶”的就“断奶”,该断贷的就断贷。去杠杆,要在宏观上不放水漫灌,在微观上有序打破刚性兑付,依法处置非法集资等乱象,切实规范市场秩序去库存,要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建立健全农民工进城的财税、土地等配套制度。财税改革已经有成效,土地改革后续要跟进降成本,就要把整体税负降下来,把不合理的收费取消掉,把行政审批减下来。补短板,就要注重精准扶贫,扎实推进科技创新和生态文明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值得关注,十三五规划生态应当也是个重点,下一步可能会从生态金融(绿色金融)入手,解决融资问题。央行已经发过绿色债券的指导意见,未来还会有进一步的政策配合,完善基础设施建设“钱从哪里来,投到哪里去”的体制机制。
五、预期管理
1、主动提出预期管理的问题,是一大进步。美联储把前瞻指引当做最重要的政策工具之一,我们国内之前一直不够重视,吃了不少亏,比如股灾期间的沟通问题。本身权威人士的解读就是预期管理的一个重要部分,今年1月和5月已经两次出现,以后很可能每个季度权威人士都会现身说法一次。
2、稳预期的关键是文政策,避免“半夜鸡叫”,要实事求是,不能好大喜功。
3、政策不能摇来摆去,权威人士的重要作用就是纠偏,比如年初大家对宏观政策大方向把握不准的时候,权威人士明确供给侧是主要矛盾,要着力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季度以来需求刺激不断升级,很多人预期经济要反转,权威人士再出来反驳经济不会有V型和u型,政策不能短期化,要关注市场风险,针对性很强,对以后做政策分析有好处。
4、正确引导舆论,提高政府公信力。允许学术上、专业性的不同意见,鼓励从专业层面展开讨论(广开言路是基础)。
5、强调“三个关键少数”(即企业家、创新人才、各级干部)的重要性,特别提出既要使企业家既有“恒产”又要使其有“恒心”。既然认为这三种人重要,就一定会出政策激励这三种人,对企业家,要搞股权激励,激发企业家精神;对创新人才,要搞知识产权保护、员工持股、科研体制改革;对各级干部,要在反腐的同时要改革公务员薪酬,加强激励。今年习总书记多次针对企业家喊话,估计后续会有相关的政策文件出台,核心是保护恒产、加强激励。
6、建立“亲”和“清”的新型政商关系。
7、在一些具体政策执行上,不要盲目翻旧账,使创业者有安全感。
六、防控经济风险
1、单独把风险列为一章,而且内容极为具体,很像是市场上的投资者答疑,较为罕见。股灾对决策层的触动很大,市场风险明显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2、要彻底抛弃试图通过宽松货币加码来加快经济增长、做大分母降杠杆的幻想。
3、杠杆是“原罪”,是金融高风险的源头,在高杠杆背景下,汇市、股市、债市、楼市、银行信贷风险等都会上升,处理不好,小事会变成大事。利率下行是高杠杆的温床,一方面资产端的收益率下行,只有加杠杆才能提高收益,另一方面负债端的利率下行,加杠杆的成本越来越低。高杠杆导致资产轮动加快,资产急涨跌,中央已经注意到这种风险,一切用杠杆刺激出来的泡沫都要警惕,比如首付贷刺激的房市,配资刺激的股市和债市。
4、对僵尸企业,该关的关,该破产的破产,不要动辄搞“债转股”(债转股明显被降格了,现实阻力较大,实质意义不大,不要抱太大希望。),不要搞“拉郎配”式重组,那样成本太高,自欺欺人,早晚是个大包袱。“保人不保企”,把人员的安置作为处置“僵尸企业”、化解过剩产能的重中之重。
5、国企“人浮于事”,职工“下不来”、“裁不掉”,企业办社会、政企不分,企社不分的问题依然突出。本轮国国企改革一定要在这方面取得实质性突破,真正把国企建成能面对市场竞争、以质量效益为导向的现代企业。打破政企不分,强调职工下不来的问题,但两个核心问题没有提:一是国资委“管人管事”到“管资产”的问题,二是高管和员工激励不足,股权激励和员工持股的问题。
6、密切关注处理物价问题,是宏观调控的永恒主题。物价在宏观政策中占的相当的比重,尤其对货币政策,a明确了通胀上行的原因:猪肉、鲜菜、工业原材料、房价;b所说的不能匆忙下结论就是结论,说明中央认为物价不需观察,还不会因此改变政策方向;c不可能持续通胀的原因:产能过剩;d不可能持续通缩的原因:货币扩张+消费刚需;e不要看CPI同比涨了多少,要看比上个月的同比变动了多少,换句话说CPI从1.8到2.3时可怕,但从2.3到2.3就没那么可怕了;f实在不行,政府托底。
 
上一篇:宋 氏 三 姐 妹 下一篇:婚姻法司法解释
地址: 河口区黄河路93号  电话: 0546-7717525  传真: 0546-7717525  邮编: 257200
Copyright ? 2015 东营市河口区司法局 版权所有
鲁ICP备05083057号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