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务公开  |  政府信息公开 |  机关文化  |  党建动态  |  普治之窗  |   律师服务  |  公证工作   >>
  法律援助  |  社区矫正  |  基层基础  |  司法风采
 欢迎光临河口区司法局,今天是 ,如需法律服务,请拨打0546-3662148。
近期更新
学会减压 轻松工作和...
婚姻法...
健康生命...
杜月笙的悲喜人生-2...
河口区城镇职工医疗保...
中国最会玩的天才——...
善待你所在的单位...
杜月笙的悲喜人生-2016.12.26 -于跃辉  
杜月笙的悲喜人生
时  间:2016.12.26    
授课人:于跃辉
现在经常有人在朋友圈里刷鸡汤文,刷人生格言,如果是马云、乔布斯、胡适(政商大佬),我们也就认了。但是网上有人说上等人是脾气小、本事大;中等人是脾气大、本事也大。下等人是脾气大、本事小,据说是杜月笙说的。在世界各个文明当中,黑社会老大不管你是多么有钱有势,他的人生总不值得效仿吧,他有什么资格跟我们刷鸡汤文,这个太有意思了。名人就是这个样,在当世时非常有名,如雷贯耳,但是过了几十、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之后,一个时代仅仅往往只能给我们留下几个人,举个例子,二三百年后吧,京剧界可能只能留下一个梅兰芳,后世的人搞不清什么马连良、雄回升是谁,这些人渐渐都会被时间淡忘。我们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想:再过500年,20世纪上半叶,时光很能给我们留下几个人。我觉得如果能留下五个人的话,杜月笙很可能算一个。什么总统、督军、将军啊、政商大佬可能一概会被历史遗忘。
所以我们今天要跟大家聊一聊杜月笙。杜月笙身上有很多很奇怪的东西,比如说大家都觉得他是黑社会头子,他气场很大,他基本上没读过书,大字不识几个,放现在是标准的文盲。当时上海滩的青帮有四个辈份:大通悟寻。从辈份上讲,他是悟字辈,是无足轻重的,但他混到好到什么程度呢;举个例子:章太炎,是大学者,但他有一个外号叫章疯子。他谁的帐都不买。袁世凯当年想要称帝之前,极力讨好章太炎,希望章用他的社会名望为他称帝背书。袁把他弄到北京,给钱,养起来,各种各样的礼遇,章根本就不买袁世凯的帐,根本就不鸟他。但是章太炎与杜月笙关系好到什么程度呢,首先杜月笙的钱他是光明正大的要,而且在后来杜家建自己的祠堂,章太炎居然给写了一封序,一篇文章,劈头第一句,说杜家远祖是帝尧。章用自己的学问,把从尧舜禹一直到汉唐公卿中所有性杜的夸了一遍,说杜月笙就是他们之后,你看我来给他背书。章太炎是这么个人,袁世凯是大总统、权倾朝野,不鸟他,可是对一个小混混、一个小流氓居然用自己的全部身家去替他背书,不管你岂不奇怪,反正我觉得很有意思。如果我们用京剧脸谱化的方式去理解杜月笙如此复杂的人格,往往在细节上很多逻辑都讲不通。我们举个例子:杜月笙的后半生是跟一个叫孟小冬的女人过的。孟小冬是民国京剧界首屈一指的女老生(余叔岩的徒弟),在当时的娱乐界号称“冬皇”,地位很高。这听起来不就是一个黑帮大佬欺男霸女、包养了一个娱乐界女明星的故事吗,还真不是这回事。杜当孟小冬的粉丝当了十年,他一直就在眉目传情、痴痴的等,在这期间他就是个备胎,孟小冬当时是梅兰芳的老婆,后来两个人闹翻了,孟从北京南下上海,投靠杜月笙。这个故事就是一个备胎加上暖男的故事。这个在细节上就不符合杜脸谱化的性格特征;再举个例子,杜月笙与我党是有血海深仇的,当时的北伐军总司令老蒋清党,在上海屠杀工人纠察队,谁下的手呢,就是这个杜月笙。当时的上海工人总工会有80万人,3000条枪,那是一股正经的武装力量。后来是利用了杜月笙手下的这帮小流氓、黑社会对工人纠察队下手。当时上海总工会的掌权人叫汪寿华,汪其实也是青帮的人,后来杜月笙设计请汪到他府上吃饭,大家就劝汪不能去,现在双方敌对的非常厉害,汪说这怕什么呀,我是通字辈的,他是悟字辈的,说起来他见我面还要叫我一声爷叔呢,没关系,我辈份比他高,他放心就去了,去了后杜的手下就把汪抓起来,准备杀他,杜月笙急得的直跺脚,说不要在我这做,后来这几个人把汪寿华弄到一个桥底下给活埋了。1950年,几个参与活埋汪的人还被拉到那个地方枪决了。
解放后杜如果还在上海时会不会被枪毙呢,我估计不会,因为后来杜与我党的关系其实还挺好。因为据史料反映,杜与我党的关系就一直没断过,一直存在良好互动。我说向忠发大家都熟悉,他曾经担任过我党的总书记嘛,当然了他后来叛变了。但是在向忠发被捕的那一刻杜月笙参加了营救,当时拜托他营救的人就是周恩来,当然了事情没办成,5万块营救经费杜月笙退了回来。再后来抗战的时候我党在敌后搞得那些根据地是缺一芍药,当时能买到进口药品的主要是上海,杜月笙经常帮忙,而且杜月笙还买了1000具防毒面具送给共产党人,因为鬼子经常使用毒气嘛。你看,完全是一副友好人士嘛;思想上也是啊,别看杜月笙不识字,当时延安出版的一些左派读物,像什么西行漫记啊、鲁迅全集啊,杜月笙买了一大堆,在封面上大模大样的写上杜月笙赠,送给上海一些图书馆,你听这些事完成是一副左派友好人士的面目啊。但是我们又都知道杜月笙与蒋介石的私交也是很铁,所以说你看这个人复杂到什么程度,可以说是国共两党通吃,黑白通吃。
在当时的上海滩三大青帮头子:张萧林、黄金荣、杜月笙,论文化程度可能杜是最差的,基本上属于标准的文盲。黄金荣是法租界巡捕房的头,是公务员,好歹是识字的,但张萧林、黄金荣恰恰是我们脸谱化理解的那种黑帮头子,满脸横肉、经常发横,其南霸女。而杜月笙的后半生,在世人面前展示则是一副温文尔雅的仕君子的模样,在上海滩十里洋场上混的名声极好。他不是那种外带个帽子、斜穿个衣服、露着个胸毛这个样子,而是以一袭长衫、温文尔雅的站在历史的晨光当中注视着我们这些后人,你看他的照片没有这种感觉吗?那么在他这么一个人身上有什么能给我们启发的东西呢?下面我简单介绍一下这个人的生平,看看他是如何发家的。出生于1888年,当时是还是满清,他的老家就在上海的浦东(当时叫高桥),是最苦最苦的那种农家子弟出身,如果参加现在的真人秀节目,绝对催人泪下,他2岁丧母,5岁丧父,8岁时养活他的继母被人拐卖,所以杜月笙8岁时就已经流落街头,14岁流落到上海,按说这样的孩子在旧中国一抓一大把,像这样的孩子能有什么出息,他那时就是典型的街头小流氓、烂仔,赌啊,偷啊,做一些小的案件啊,混口饭吃。后来历史学家从巡捕房的证据资料里掏出来一些有关杜月笙的资料:有一次他讹诈一家小旅馆,说你们这家容留吸毒,我知道,还掌握了证据,如果不让我举报你们,你们得给我5块钱。当时店主一方面给了他5块钱,一方面告发了他,把他抓起来关了几天,他当时在上海经常干这种事。据说他在上海混有一项绝技:顶项功。项功是上海话就是帽子。就是两个人配合,一个在前面站着,另一个就跟着戴礼帽的人身后,趁这个人不注意,后面这个人就猛顶礼帽的延,让礼帽向前飞,到前面那个人手里,前面那个人抓住就赶紧跑。一般人帽子被人从后面顶掉,本能的反应是后头看嘛;哗,杜月笙再跑。然后敷月笙把帽子拿到旧货店换钱用,当然杜月笙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赌。杜月笙在上海还有一项工作是给水果店卖水果。据说连了一手绝技:就是削苹果、梨的皮,所以他有一个外号叫“水果月笙”,从这个外号可以看出他削苹果、梨的皮的水平有多高。当时水果店的伙计不只是在店里卖、还要经常到赌场等等地方卖水果。据说,杜月笙一边看别人赌钱,一边削皮,他根本不看,居然就能削下来一条皮,而且宽窄一致,非常薄。后来他成了大佬,还有这样的习惯,他的门生、朋友到他府上做客时,杜刷刷刷一削,削完给你吃,其实发展成他社交的一种手段了。总而言之14岁到24岁的杜月笙就是在十里洋场上这么混的。他的生命的转折点是发生24岁这一年,因为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他到了黄金荣的府上打杂,没有工资,只管饭。当时黄金荣在青帮的势力正如日中天,正是最好的时候,咱们前面提到了,当时青帮的辈份是大通悟寻,黄金荣说什么狗屁辈份,老子是天子辈,在大上还要加一横,在十里洋场上青帮我最大。(题外话:民国时期中国共三大帮会组织:青帮(号称一条线、有强烈的组织性,他的前身是清代搞漕运的那些船工的组织,青帮觉得自己是有手艺的,你如果加入我们是要拜师的,一个头磕在地下,一辈子是要认我当老师的,青帮的辈份规矩为什么这么严就是这么来的)、红帮(主要影响力在南方,前身是天地会,讲究的是局天之下皆是兄弟,组织比较松散,号称是红帮一大片)、哥老会(四川、西北))。关于黄金荣,后世有人认为他从来就没有正式加入过青帮,但举世公认黄金荣是青帮大佬,我们就不参与抬扛了。黄金荣获得这个角色是一个很特殊的历史机缘,大家都知道当时上海有租界,在租界里英国人、法国人搞的是西方那一套,什么民主、法治、人权啊,但是你毕竟是在中国的地盘上啊,有一些事外国人搞不定,比如小偷小摸等治安事件。所以法国人就招募了一些华人警察,当时叫巡捕,来管你们中国人自己的小混混,以华制华。这相当于一次公务员招考,黄金荣就借着这个机会进了这支队伍,后来据说干的很好,经常破大案。但我们得明白,这个破案,跟福尔摩斯那个靠逻辑推理来破案是两回事。租界本身就不大,能出多大的事,无法是偷拐扒拿这些事。黄金荣当年当小混混时是有帮会背景的,所以他到处都有眼线,所以他破案就容易多了。而且他当上警察以后还可以利用帮会资源制造一些案件在破掉,所以可以进一步获得法国人的信任。而获得法国人的信任当上巡捕的头以后就形成了黑社会的保护伞,所以别人不敢干的生意比如黄赌毒等等他自己就可以指挥自己的徒子徒孙给干起来。这样一来,他就会更能吸附帮会的资源,而帮会资源越在他手里,法国人就越拿他没办法,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说黄的发迹并不是他个人的德行有多好,而是在那个特殊的时期外国人的租界与中国人的底层之间存在的缝隙,而黄金荣在最后的时机把自己给填进去了,这不就是所谓的机遇吗。所以后来,他生意做的很大,成为上海滩的大亨,青帮大佬。跟黄金荣比起来,当时杜月笙就是一条小虫子,什么都不是,就是一个街头混混。所以说他能进入黄金荣家打杂即使没有工资起码脸上也很有光彩。但是这种底层下人你怎么能混的出来呢,这也得靠历史机缘。黄金荣的太太叫林贵生,窑姐出身,小混混嘛也只能娶这样的女人。黄金荣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家里的事也不愿意管,很多徒子徒孙帮会的那些事他也不愿意管,这些事都是林桂生管,她是黄府真正的当家人。杜月笙这么聪明的人,很快就弄明白了谁是黄府的掌权人。有一年,林贵生忽然重病在床好几个月,起不来床,杜月笙就端屎端尿、嘘寒问暖啊,把她的病给伺候好了。作为一个大家太太来说,底下人表现出很恭顺、很尽心、很巴结这都算什么呢,最多说小孩很好,很上进,很不错。正好在这时候,林贵生的一个闺蜜当时法租界的总翻译的太太也病了,当时林桂生考虑送点什么礼呢,唉,杜月笙不错,于是林桂生就让杜月笙去伺候她的闺蜜了,结果效果很好。后来这两个闺蜜一见面,嘿,真棒,你们那小伙子真不错。林桂生赢得了面子。对一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来讲,不是你对别人好别人就对你好,是你让他在社会上有面子他才对你好。所以说每个人一定要把自己打造成社交货币才值钱,这是一个处世的一个方法论,听一下就行了。还有一件事,有一年,黄公馆的一麻袋货丢了,你一听也知道是什么,损失挺大的,林桂生很着急,正好当时黄金荣不在家、家里那些个徒子徒孙的也真好不在,女人吗视钱如命,肉痛啊。杜月笙就说要不我去处理吧。林桂生就说你又没上街打过架,你行吗。杜月笙说你借我一把枪,我就去处理。林就给了杜月笙一把枪。杜月笙一想,法租界是黄金荣的地盘,拿了东西的人不会来;天色已晚,上海县城有城墙,晚上关门肯定也进不去了,所以杜月笙只能去英租界,所以他就提着枪到英租界,就在街上转,看到有一辆黄包车,拉着一个人,底下搁着一麻袋东西,杜月笙就上去了,他先是把枪洋了杨,告诉对方我是会玩枪的。然后不管车上人说话,直接跟车夫说:我知道没有你的事,但是我要请你帮我个忙,跟我去一趟黄公馆,去了之后我赏你两块大洋。然后,才翻过头来跟车上人说:横财你是发不了了,但是命你还是有的。你跟我去黄公馆,跟我去跟桂生姐道个歉,命是有的,你要是不信,你想想看,什么时候黄公馆里面做过人。就这几句话就把这件事给解决了。杜月笙一辈子到处跟人将这件事,为什么,因为太高明了。你想:先玩玩枪,告诉你我不是吃素的,镇住对方;一句话先稳住车夫,因为像车夫是拿货人的行动力,像这种底层劳动人民一旦惊慌很有可能做出什么控制不住的行为。说我知道没有你的事,先给车夫吃个定心丸,然后把横话放出来,我要请你帮我个忙,这就叫先声夺人。跟我去一下黄公馆,然后利诱一下,去了之后给你两块大洋。把车夫安定住,车夫不动了,车上人就傻了,因为他唯一可能的同盟已经没有了,然后在安他的心,你跟我回去,我们不会要你的命。你看这段话,杜月笙说的是滴水不漏。我觉得这段话值得我们每个人好好借鉴,处理这种危机事件要用什么样的方式、节奏,怎样分化瓦解对方,最后把事情紧急搞定。杜月笙一生都对这件事都特别得意。这件事后,林桂生对他就更欣赏了,小伙子真不错。后来,林桂生为了考验他,还专门带他去赌博,让他赢了二千大洋。当时这两千块现大洋可以在上海买一栋豪宅,对当时的杜月笙来讲肯定是一笔巨款了,如果他买房置地这个人还不错,但是也没多大出息,如果他狂嫖乱赌,那么这个人根本就不能用。杜月笙是怎么干的呢,他是先把自己的旧债还了,然后把剩下的钱分给了原来自己在街上一块混的小混混的那些朋友。林桂生说此人才堪大用。从此以后,黄公馆的大小生意逐步的都交给了杜月笙打理。黄公馆的生意非常复杂,有黄赌毒,尤其是黑社会大佬有一些台面子上的生意,比如说当时上海的舞台戏院、游乐场所(夜上海)啊,大世界,当时是上海有名的游乐场,有点像今天的迪斯尼的意思,这是台面上的生意。而且黄金荣作为青帮大佬,他还有一些慈善生意,你不要就得矛盾,其实一点不矛盾,这些生意的跨度极大,杜月笙就是在黄公馆打理这些生意长达十年,锻炼了自己的能力。当然,渐渐的他自己的生意也起来了,就独立了。他自己的生意发展到多大呢,杜月笙手里有一家公司,叫三鑫公司,做到鸦片生意,一年的收入是大概5000万大洋,当时的北洋军政府一年的财政收入才2点几个亿的现大洋,对一个个人来言杜月笙在经济上变得无比强大。赌月笙也有很多正经生意,比如他当了六十几家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啊,有的是实职,有的是挂名,有的是干股,有的是真的入股,后来他实质上成为了整个上海滩经济的定心柱,举个例子,三十年代,有一次长江发大水,有人就趁机挤兑一家银行,这家银行的老板特聪明,他就找到杜月笙,杜月笙来到这家银行,一进门就申报存款300万,取钱的人一看杜月笙都来站台了,没啥意思了,危机就化解了。这件事出来以后,上海的金融界像什么钱庄、银行都纷纷找杜月笙当顾问、当董事的,给干股的,一点要跟他扯上关系,因为关键时刻杜月笙能救你的命,这是杜月笙在经济上的成就。咱们在来看看他在政治上的成就。那个时代是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时代,今天你是督军,耀武扬威,不可一世,可明天呢,一场仗打过去,你可是啥都不是了。举个例子,当年孙中山到上海,是黄金荣给他干的保安工作,而且孙中山搞革命时黄金荣也捐过钱,那个时代的黑社会不能跟今天的黑社会给我们的印象相比,他们这些人跟形形色色的政治人物往往有着各种来往的,到了杜月笙这一代跟民国的政治人物就更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了。那个时期政局动荡,作为一个政治人物今年你在台上掌权,说不定明天你就失势了。一个政治人人物一旦失势在国内哪里最安全,肯定是当时的上海租界,如果你能一头钻进杜月笙杜公馆,杜月笙能保你太平无事,什么浙江督军卢永祥、山东督军张宗昌,包括9.18以后丢掉东北的张学良,全国上下都对他喊打喊杀,放眼全国,哪里最安全只有杜月笙家拜。当时一个号称民国第一杀手的人叫王亚乔,放出话来,他要刺杀张学良。杜月笙也放出话来,你要敢动我的客人试试,你要是感动我的客人,我追杀你到天涯海角,所以张学良就在杜月笙家住了下来,后来也就成就了张学良戒毒的美名(当时张学良戒毒,杜月笙为他找了外国医生,怕他身体吃不消,结果发现少帅的身体真好,居然没啥反映,杜月笙说,嗨,来人啊,给少帅换张床)。杜月笙最得意的当然是跟蒋介石的关系了。1931年时杜月笙在上海高桥建立了杜家祠堂,这是他真正光宗耀祖的时候啊。你想一个小混混吃不饱的人,到上海滩混,几十年后回来后建这么个祠堂,当时的国家最高领导人给你送来一块匾(孝思不匮),当时的文坛领袖给你做一篇序,是多有面子的事情啊。1931年杜家祠堂落成是民国历史上的一桩盛事,民国时期的娱乐业主要是听唱戏拜,肯定没有现在这么丰富多彩了。京剧大佬在民国历史上聚的最齐的大概就是这一次,杨小楼、马连良啊,指的是四大名旦凑齐就这一次。当年慈禧那么喜欢京剧也没有过这样的盛事,居然是为了杜月笙一个黑社会头子家里的祠堂落成全部聚齐。当时在上海浦东,当时还是乡下,当时上海城里的人,只有有点面子的你都要赶过去,据说都雇不到车,很多人只有走路去,为什么,因为杜先生的面子不能不给。据说杜家祠堂落成典礼的那几天,每天都要开几千桌的酒席,一顿饭要翻三次牌。但最牛是仪仗队,5000人,而且这五千人还是八国联军,英租界的巡捕出来高头大马,英国人在前面骑着在前面领道,法租界出了一队安南警察(越南人)骑着自行车跟在后面,然后是民国的政府军,居然还进了租界,(你想,租界在理论上通常被看作人家的领土),这种事只在杜家祠堂落成典礼上发生过一次,从这件事可以看出这个人的影响力有多大。咱们就不接着吹嘘杜月笙了,对他历史肯定是会给他一个公正的评价的。
在中国历史上这种屌丝逆袭的情况也可以说的上是层出不穷,比如要饭的当皇帝都有啊,这我们都敢不到奇怪,天时地理人和再加上人家有本事拜。但是对于杜月笙来讲在他人生最高点的时候也就是个黑社会的头子,他做到的可不是有财有势,他打穿的可是民国的政界、经济界、文化界,几乎所有人都买他的帐,他最终的身份不就是个黑社会头子吗?你不觉得这个有点意思嘛?
我们今天聊杜月笙这个人,真正感兴趣的不是他一生的落差,你看他起点非常低,后来熬成了一条龙,就算不是龙也可以成为一条巨蟒吗。在民国历史上这样的人很多呀,但杜月笙的意义不在这里,他是黑社会的底子,如果你对这个人做外部的分析,比如青帮为什么会崛起,青帮能够崛起可以支持的人格高点可能是黄金荣、也可能是张啸林那样的人,而不是一个杜月笙。杜月笙是获得了当时中国社会政界商界文化界普遍认可的一个人物,而他的底色仍然是黑社会,这是杜月笙最大的意义。那么他为什么能做到?有人说这是杜月笙能花钱,会花钱,仗义疏财。这样的例子很多。他进青帮时有个师傅,但这个师傅几乎没有帮过他任何忙,是通字辈的,反而压了他的辈分。这个人基本上也就是街头的一个混混。杜月笙发迹以后,对这个人几乎是欲求预计,什么都给,这个人的儿子不成材,好赌成性,经常一次性输掉几万,杜月笙给两万,再输再给2万,一直给到他这个师傅陈式昌不好意思上门为止。给钱确实非常痛快,包括我们讲的章太炎这些文化人,当时上海滩一些著名的律师啊,都拿过他的钱。而且他对底层老百姓也挺好,从35年到37年,杜月笙有案可查的捐赠大概150万大洋。他老家浦东大概有200户的穷人主要是靠他养活的,每个月定时定点到杜公馆排队拿钱,跟拿工资差不多吧,就是不用干活。包括在他的老家修桥、铺路、开医院,开学校,这种好事很多。后来,杜月笙说他这一生最珍贵的头衔不是什么公司的董事长,而是中国红十字会的副会长,他为什么没干上会长呢,因为会长是蒋介石的。这恐怕在世界哪一个国家也没有这样的先例,一个黑社会头子干上一个国家红十字会的副会长,这是他最得意的。但是我觉得这不是杜月笙成长的秘密,因为所有混黑社会的都要有着一套。你在钱上斤斤计较,你不愿意照顾人,不愿意给下面的小弟担着,你在黑社会一个普通的头目你都可能混不上,所以说这不是杜月笙真正的秘密。
杜月笙自己说:人呢,一生三碗面最难吃,情面、体面、场面。场面象杜家祠堂的落成啊等等,你肯定得搞个场面,否则谁在乎你呢,这叫势能。但是场面你总不能天天拜把,所以他就讲究第二碗面叫体面,就是从外面看你这个人随时随地都值得人尊敬,这就包括我们刚才提到的仗义疏财、会花钱,其实还有一点,外面人觉得你是不是一个公道人,是不是尊重你呢。举个例子,当时上海滩有个浙江兴业银行,不是现在这个,总经理叫徐新三。这个人家世很好,年纪轻轻,就被送出国留学,回来后干银行的总经理,这是当时上海滩最上层的顶层精英。这种人呢一般做派非常的新式,讲究一夫一妻,不纳妾,而且他是一个银行的总经理,所以他给人留下的印象是非常的严谨。但是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个人在外面养了一个小三,金屋藏娇,而且还生了孩子。这个人跟谁都没说,但是他跟杜月笙说了,而且还预先留下了一份遗嘱,说万一出事,你要替我主持公道,帮他的小三和私生子分家产。后来果然被他不幸言中了,1938年这个人因公务从香港飞武汉,碰见鬼子的战斗机被击落了。他的家人肯定的办丧事、分家产,这时杜月笙就拿着遗书找上门来了,其实这件事情挺难办的,你只要不说,没人恨你,你上门主持公道,人家的正室啊、子女啊可能会恨你一辈子,但这个杜月笙没含糊把这事给办了,这事出来以后,上海滩的很多政商大佬一看杜月笙不仅是仗义疏财,我们的家务事他还可以主持公道来,所以很多人也请杜月笙来处理,这就是体面。但是体面毕竟还是给外面看的,杜月笙还讲究的第三碗面是,接着往里来,回到自己的内心,叫情面。什么意思呢,举个例子帮助大家理解,水浒传中有两个人物都称得上仗义疏财,一个是柴进,他家里有钱吗,但是这个人有个毛病,如果你是一个江湖普通人员来投靠,什么一盘肉、一壶酒、一斗米、几吊钱就打发了;如果遇到江湖上有名望的人,那在热情接待,所以后来柴进把武松得罪了嘛;另一个人是宋江,他也是仗义疏财、急公好义。但是你会发现他对待社会各个阶层的人基本上一样,杜月笙就是这样的人,这就叫情面,就是你不是只是让外面好看,而是在心里也有一杆秤。举个例子,看他与黄金荣的区别,黄也经常做一些慈善,他给穷人舍粥、舍棉衣,他咋干呢,在打完粥、拿完棉衣找人把他看起来,怕他在领一份拜,本来资源有限嘛;但杜月笙9有一次也是给全上海的乞丐发钱,全上海大概有3万多人吧,大家一起来排队,杜就不要求把领过钱的人看起来,你就算是再来排队他也认了,不就是多发两个钱吗,反正他也有钱。杜月笙后来跟人讲:乞丐也是有脸的,你即使给了他钱,给了他吃得,还派人把他看起来,当贼不信任他,他心里还是不舒服。这就是杜月笙在当时上海的底层人民之中包括工人当中,很多工潮,弄罢工,资本家搞不定的事,杜月笙往往出面,出面的结果最终方案也不是杜月笙最终逼资本家把钱出了,最后往往是杜月笙自己掏了腰包,所以他在工人、底层的乞丐之中是非常有影响力的,这就是情面。包括他给一些文化人送钱:向章太炎,上门非常礼敬,谈话,临走时一张小钱票折成一个小方块压在茶碗地下,就怕别人不好意思。包括著名的大律师章士钊,这个人也曾一度落难没钱,杜月笙想送他钱,又怕章士钊这个老先生面子上下不来,就聘他为法律顾问,用这个方式把钱给送出去。其实杜月笙有自己的法律顾问的,在上海滩也很有名。而是在待人接物中有一种本能,我不但对你好,而且我要一种你能接受的方式对你好。我不仅外面做的体面,而且在人情当中我们两个是真的互相尊重。你想,一个人落难了,另一个人送钱,他当然是很感激了,但是送钱的方式让人家有一些下不来,万一这个人换过进来,他真的会感谢你吗?杜月笙特别注意把握这个内心的情面。这样才能攒的下交情嘛。情面是一种人内心一种非常微妙的感觉,是要把握分寸的。这个分寸的把握更多的是要把握好道德修养,技巧的作用有限。可能大家觉得我用道德修养来谈一个黑社会头子不大合适,拿咱们就接着往下说:看看杜月笙对于女人的态度。看看黄金荣与杜月笙之间的对比。黄金荣大流氓出身,贪财好色,好像历史也给他贴了标签了。这个人在晚年的时候犯了一个最不该犯的错误。他迷上了当时的一个京剧名角叫路南春。这个女的其实就是他捧出来的,水平咋样不知道。但这个女的是黄金荣一个徒弟的养女,差着辈份,小时候就在他膝盖上玩,后来长大了肯定很漂亮了,黄金荣就迷上他了,看这个女孩唱京剧嘛,就砸钱捧她,就把这个女孩给捧红了。有一次,兰春在戏台上演出,唱走了调了,台下有人喝倒彩。黄金荣走过去就给这个人啪啪两个大嘴巴,但是这下可通了大楼子的。他的这个人是浙江督军卢永祥的大儿子卢小甲。这个家伙号称是民国四公子。当时卢永祥管着上海的城防,在那个年代,说好听一点是枪杆子里出政权,上海人家军阀卢永祥说了算。大狗还得看主人呢,后果可想而知,卢永祥就把黄金荣抓起来不慎不判折磨羞辱他,差点要了黄金荣的老命。你看,这就是普通的黑社会头子,他要是跟权力硬碰硬,下场就是这样。后来还是杜月笙出面,花了大价钱才把黄金荣给救出来。(代价是什么呢就是把他的三金公司的股份的干股送给卢永祥)。黄金荣出来后对杜月笙是感恩戴德,说咱俩也别论辈份了,这俩当兄弟吧,想拜把子。杜月笙说不行不行,辈份是辈份,哪能随便乱了呢,而且我是靠你提拔的。后来他们想了一个办法,让黄金荣收杜月笙的儿子做干儿子达到了目的。这是这事完了后他们俩的事。另一面,黄金荣想啊我为了这个路兰春差的把命都丢了,得了我娶了她算了。这时候黄金荣54,路兰春25,而且这个路兰春有男朋友,路兰春实在是不愿意嫁他,就提了两个很过分的条件:第一是我要当大太太,明媒正娶,小妾我不干;而且她知道林桂生在家里掌握着财权,所以她提的第二的条件是我要一个人掌财权。她的本意是想难住黄金荣,让他知难而退就完了。可是大流氓就是大流氓,他就不是普通人,他来劲了,说行啊,我答应。这就很过分了,为了一个小妾让大太太下堂,这个很不符合当时的礼法;而且这个林桂生执掌黄公馆多年,动他就动了当时整个黄家以及青帮中很多人的利益。杜月笙劝了很多次,没用,我意已决,说了也白说。最后,没办法,林桂生被迫出走,杜月笙给林月笙买了一栋房子,一直照顾她到死,而且是当家里的长辈那样去对待。回头再看黄金荣跟路兰春的结果,跟电影里演的差不多,最后这个路兰春找到一个机会刚她原先那个男朋友把家里能拿得到的财物一卷就跑了,挺好。这件事对黄金荣打击特别大,他就不怎么管事了,几乎把所有的事交给杜月笙来处理,黄金荣沉沦了。这是他对女人的态度,他的下场一点多不奇怪,那种道德素养的人有这种下场我就的是应该的,要不我们怎么教育我们的子女呢。反过头我们再看杜月笙,同样是对待一个京剧名角孟小东的态度,孟小东是与梅兰芳闹翻后来上海投奔他的,两个人后半辈子相处的非常恩爱,(琴瑟和谐)。49年时候,中国变天了,我们共产党接近当老大了,杜月笙就跑到香港,孟小东肯定也跟着去了,本来他们是想移民到美国的。想办签证在全家统计人数的时候,孟小东就问杜月笙,我跟你到美国是以什麽身份去呢,是你女朋友啊还是你家里的丫鬟呢?杜月笙马上明白了,说签证先别办了,我先跟小东结婚,结完婚再去美国。可这一结婚就把去美国给耽误了,后来就没去成,这期间,杜月笙的身体也仅仅不行了,1951年,当时的香港缺医少药,杜月笙也没多少钱了,8月,杜月笙就死在了香港。他对孟小东感情到底多深我不知道,但我能感到这二个词:责任、对得住。为了对的住人家孟小东、为了在道德上说的过去。也可以说是为了这两个词,杜月笙耽误了自己的性命,你看他跟黄金荣是一类人嘛。咱们回头再看杜月笙讲的这个情面,这个情面到了深处还是道德。我们一块看完了杜月笙的三碗面,还是不能解释杜月笙为什么成功。可能今天很多人不同爱听,从表面上看我说的杜月笙好像就是典型的社会底层飞黄腾达的故事,简述了一个传记。我们一般理解一个人成功的原因通常就三个:第一你运气好;第二你肯努力,第三你方法对。现在的成功学大师们往往向咱们基本上兜售的差不多就是这些。这些所谓的大师拼命地向我们脑袋里塞这些东西,因为运气好谁也没办法,肯努力只有坚持就能做到,成功的关键就是要听我们的,要不然他们靠啥吃饭嘛。但是,我们从杜月笙的故事看成功可能有另外一层意思,叫成功的代价。成功学的那些人给我们灌输的是好好学会我们的方法、只有肯努力,再碰上好运,你就能成功。扯蛋,大的成功是代价的结果,而不是方法的结果。我们再来看杜月笙在民国的照片,永远是一袭长衫,长衫是当时知识分子的打扮,你杜月笙一流氓头子穿什么长衫啊,目前知道的原因有两个:第一是混进上层社会,你看黄金荣就不想,他喜欢别人叫他黄老板,张啸林喜欢别人叫他张大帅,只有杜月笙一生喜欢别人叫他杜先生,他梦想混进知识分子队伍。第二个原因,据说有人看到了一则史料,我很感慨,杜月笙说我年轻时在街头当混混时胳膊上都是刺青,我为什么穿长衫,我没办法,我不能让人看到我流氓的历史。我夏天再热在外面我也不敢把袖子卷起来。据说,有史料记载上海举行足球比赛,大夏天,大家都穿的很少,太热嘛,只有杜月笙一袭长衫。支持人说请杜先生开球,他就默默的走过去聊起长衫,提了一下球,然后回到座位上。你能看出他的内心煎熬吗?杜月笙啊,当时上海滩的大亨,有太多的人都羡慕他,你看人家多成功,跟自己孩子说跟人家学,您能体察到一样东西,但你能看到这个人他看不起自己吗?自惭形秽,看不起自己,在黄金荣、张啸林这些人身上你肯定是看不到,但是在杜月笙身上这一点是极其的刺眼,非常明显。杜月笙这个人一辈子基本上是大字不识几个,基本是赤文盲。但这个人上进到什么程度,他的公馆中养了一个人,当然是个男人,叫新闻秘书,每天的任务是给杜月笙读报纸,讲发生了什么,他听不懂要问。他还养着评书艺人。因为那个更宽广的知识领域他够不着,他不识字啊,只好通过评书来学习。后来1949年他到了香港,还专门派人到上海请评书艺人去给他讲评书。可以说他用他的方法学习了一生。当然对每一个上进的人来说,这容易做到, 可能有人说这一点不是太难做到把,毕竟他有钱嘛。可是你看下面一件事,你可能就不会这样讲了:他其实从很早就致力于把青帮洗白,31年开始就逐步放弃了妓院啊、烟馆啊、赌场这些生意,不做了,他那么能花钱,他那么大的开销,居然主动减少自己的收入来源,你觉得容易吗?其实杜月笙干的另一件事可能意义更大,他创立了恒社。这是一个在政府正式登记的一个民间社团,这不是什么黑社会组织。我是黑社会不假,但是我要向主流社会低头认错,我要改过自新。他在横社里拉了大量的企业家啊、新闻记者、政客啊、文人进来,希望把自己把青帮洗白。当然横社的主体还是青帮那些小混混,说白了,杜月笙想用创立横社这种方式向全社会喊,向全社会表明我要用我一个人的人格作为支点,把几百年的青帮给洗白了。这件事可就不容易了。很多人都讲做做好的自己,那是在自己的位置上说的我要做最好的自己,然后稍微获得一点成就就给自己一点奖励,让自己对自己满意。我们很少能看到杜月笙这样的人,一辈子对自己不满意,这种内心的煎熬你提查一下会是什么样的,这是他付出的代价,一辈子的煎熬,一世的痛苦。但是一个想成功的人真正要付出的代价还不是这个,而是你付出了代价,你就是成功不了,但是你还不能回头,你还得继续往下走,你还得接着付出,而且还是非常清楚的知道这种付出不可能取得成功,是一种绝望的付出,那才叫真正的代价。杜月笙毕竟是黑社会头子,他一辈子想洗白自己,但是没能做到。抗战的时候,上海滩三个大亨表现是不同的,张晓林当了汉奸,黄金荣不愿意当汉奸,毕竟产业大嘛,他就装病,留在上海;杜月笙是毁家恕难,去了香港。你想当时逃难到香港的人有多少,像杜月笙这样能散钱的人在这时基本上把自己的钱都散光了。所以49年杜月笙逃到香港时其实他其实已经快没钱了,但是还是有很多老乡古旧向他伸手,他从来没含糊过,这就是杜月笙。抗战期间他的门人在上海干了好多大事,当时上海的卫士长付小安啊,都是杜月笙派人下的手;包括他的结拜兄弟张小林。可以说他对抗战是立下了汗马功劳的,为啥,洗白嘛。我得帮国家度过难关嘛,我要获得政府的认可,得到国人,社会的认同嘛。结果呢,抗战胜利后他回到上海,他当时妄想老蒋让他当上海市长,副市长也许。但是后来,他得到消息,虽然老蒋跟你私交很好,但是不会让你当上海市长的。杜月笙也感慨啊,他说,我们黑社会嘛,又能怎么样呢,就是将先生的一把尿壶,想用就用,不用就塞到床底下了吗。发牢骚吗,谁也会。但是他万没想到的是,他回上海时,他的弟子门人准备在火车站组织盛大的欢迎仪式,还搭了牌楼。但政府立即命令拆除,什么也,黑社会头子回来,还欢迎,还仪式。杜月笙听到这个消息后特别心寒,他提前一战下来火车,如果他真到上海下车,他下车后看到的不是欢迎仪式,而是一些标语:打到杜月笙、打倒黑社会势力,这可是国民政府写的,不知道他看到这些他会怎么想。后来老蒋在上海搞民主,选什么参议长,反正我人缘好,然后花了重金当选。当选之后,老蒋托人找他说,你辞了吧,我心目的人选不是你。所以杜月笙无奈辞职了。所以说他一辈子想洗白、一辈子想努力,最后还是不行吗。最后,51年他快不行了,他让他的大女儿从当时香港的银行取了一大包东西回来,打开一看,都是国民政府的大官写给他的借条,最少的也有5000美金,多的据说有10根10两的金条(在当时被称为大黄鱼)。杜月笙当着他女儿的面一张一张的给撕了,然后烧了,他女儿就问他为什么,他临死时说:我这辈子是没希望了,你们还有希望,我不希望你们拿着这些借条跟人家打官司啊,我们杜家要继续洗白啊,这事没有完结啊。这是杜月笙一辈子最为悲情的东西。不管一个人早年干过什么,他后来还啊,一直努力的还啊,但是没有用啊,这才是杜月笙这个成功者真正的代价。马云自己就说过,我最恐惧,谁知道一个有钱人为了钱恐惧,像他这样的很多人从底层出发,我们想向上爬吗,我们知道每一个人的性格、禀赋,最终会有一个天花板把你死死地压在,你一辈子也突破不了,你明明知道、明明可以看到甚至可以摸到但就是怎么捅也捅不烂他,但是你还是跑不掉要跟他较劲。我非要统揽你。最后,我们讲杜月笙经常跟人讲的一番话:意思大概是这样的:你们跟我一样都想要跳龙门但是你们是鲤鱼,你们修500年就可以跳;我是泥鳅啊,我的出身是在土里,我吃土长大的,我要先花1000年修成你们鲤鱼,然后再花500年我才能跟你们一样去跳龙门修成龙。这点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另外一点,我一点闪失都不能有,你们一闪时打回原形还是条鲤鱼,我呢一闪时打回原型不过是条泥鳅。我不知道杜月笙的这番话戳中了我们多少人的软肋,我们很多人都是泥鳅,拼命的向上拱,有点时候我们有一点点的成就,我们脸色也会带出来一点得意。我真正想说的是;现在流行一种说法吗,说现在的中国社会已经阶层固化,穷人再也没有上升的真正通道。屁话,中国这30年最多只是做到了阶层分化,还远远到固化的程度,越是这样的时代,底层边缘人士更容易崛起,有人会说,那是少数的人啊,对啊,就是少数啊,你以为呢,这个社会不敢到啥时候都是少数人能出人头地啊。他们在付我们常人不肯副的代价啊,在杜月笙身上我们能看到两点:第一个代价是永远无法获得真正的幸福和快乐,你努力的方面你永远做不到,你还很倔,你就永远看不起自己,永远对自己不满意;第二个代价是注定要为一个不可能的目标付出绝望的努力。你看看创业者就明白了,他们往往不是方法对,也不是运气好,他们往往是在最关键的时刻最几乎最绝望的时候仍然坚持着,仍然肯付代价,他们才挺了过来,他们才取得了成功。
1931年6月9日,杜月笙举行家祀落成典礼和“奉主入祠”典礼,轰动了整个上海滩。“杜家祠堂” 开酒席三日,每日千桌,排场之大,靡费之巨,极一时之盛,是百年来上海空前绝后的奢侈典礼。我们从送匾额的客人名单,就能想象得出当时的奢侈隆重和无限风光:
孝思不匮——国民党委员长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贺。
好义家风——陆海空军副总司令张学良贺。
世德扬芬——军政部部长何应钦贺。
慎终追远——实业部部长孔祥熙贺。
千国栋家——司法院院长王宠惠贺。
光前裕后——警察总监吴铁城贺。
敦仁尚德——前北京国民政府大总统徐世昌贺。
俎豆千秋——前北京国民政府大总统曹锟贺。
 
望出晋昌——前北京国民政府临时执政段祺瑞贺。
武威世承——前北京国民政府将军吴佩孚贺。
武库遗灵——国学大师章太炎贺。
源远流长——著名书法家、国民党元老于右任贺。
慎终追远——西藏活佛班禅额尔德尼贺。
东方望族——法国驻沪领事馆领事甘格林贺。
明德之后——日本驻沪日军司令坂西利太郎贺。
另外,杨虎以国府中将参军身份代表国民政府和主席蒋介石道贺。公祭典礼由吴铁城、刘志陆、宋子文的代表宋子安、孔祥熙的代表许建屏、何应钦的代表何辑五等执祭,杜月笙率儿子在旁答礼。
 
 
上一篇:河口区城镇职工医疗保险政策-2016(吴香) 下一篇:没有了
地址: 河口区黄河路93号  电话: 0546-7717525  传真: 0546-7717525  邮编: 257200
Copyright ? 2015 东营市河口区司法局 版权所有
鲁ICP备05083057号

党政机关